一带一路 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伊朗

伊朗是亚洲主要的经济体之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伊朗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为5148.21亿美元,居世界第23位,亚洲第8位(仅此于中、日、印、韩、印尼、土耳其、沙特);2014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4751美元,居世界第100位。据世界经济论坛《2014-2015年全球竞争力报...

一带一路    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伊朗

伊朗是亚洲主要的经济体之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伊朗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为5148.21亿美元,居世界第23位,亚洲第8位(仅此于中、日、印、韩、印尼、土耳其、沙特);2014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4751美元,居世界第100位。据世界经济论坛《2014-2015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伊朗在参与评估的14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83位,在中东地区排名第10位。

自21世纪以来,伊朗的经济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21世纪前十年里,伊朗经济保持了高速增长(见图一)。然而随着伊朗核问题的不断恶化,西方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在2012年开始显现出来。在2012-2013两个财年里,伊朗经济缩水了8.6%,经济遭受重创,而随着油价的急剧下跌,伊朗的赤字和失业情况不断加重。然而随着伊朗核问题谈判最终达成协议,伊朗的经济有望得到复苏。而根据世界银行《全球经济展望》,伊朗经济在2014年扭转经济负增长的局面,并随后保持稳定发展的态势(见图二)。

图一:2003-2013年伊朗GDP

数据来源:www.tradingeconomics.com

图二:伊朗2011-2017年GDP年增长率(含预测)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从产业结构上看,石油产业是伊朗的经济命脉,伊朗目前是世界四大石油生产国,OPEC第二大石油输出国。石油产业是伊朗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占到了伊朗外汇总收入的一半以上。然而,近几年的经济制裁使伊朗原油产量大幅下降(见图三),伊朗的经济也因此遭受沉重打击。除石油产业外,天然气、钢铁、汽车制造业、农业、电子工核工业等领域都是伊朗的重点产业。

图三:伊朗过去四年原油产量

资料来源:国际能源署2014石油市场报告

从国家经济政策上看,伊朗政府通过制定“社会经济发展五年计划”,对伊朗国民经济发展进行规划和调控。伊朗政府近年通过了“吸引和保护外国投资法”,放宽投资领域及方式,使投资的资金与收益可以自由汇出国外,使外资在伊朗投资安全度提高。此外,在国内经济上,伊朗降低国有成分在国民经济中的垄断地位,加快经济私有化和全球化融合过程,使经济运行和发展模式合理化。

2、对外贸易

对外贸易在伊朗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由于工业和农业的相对落后,因此伊朗每年都需要进口大量的生产资料,零配件和生活必需品,以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消费和生活需要。20世纪90年代的石油价格下跌使得伊朗外汇收入降低,为此伊朗开始在外贸中积极推行私有化,鼓励非石油产品的出口,限制进口,这一基本的外贸政策仍然为伊朗沿用至今。

根据中国商务部发布的《2014年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之伊朗》报告中的数据,伊朗2013-2014财年贸易总额为1231美元,其中进口额为617亿美元,出口额为614亿美元(详见图四)。

图四:伊朗贸易概况(截止2014年九月)

资料来源:世界贸易组织官网

从贸易结构上看,伊朗对外贸易中出口的主要商品为石油和天然气产品。2013-2014财年石油出口约369亿美元,占总出口额的60%。除石油和天然气产品外,伊朗积极鼓励其他产品出口,金属、钢材、皮革、水果等也是伊朗主要的出口商品。进口商品主要包括食品、燃料、通讯设备、药品、化工原料等。根据世贸组织数据显示,伊朗主要的贸易伙伴有中国、日本、韩国、意大利、法国、土耳其等。从2008年起,中国已成为伊朗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

四、中伊经贸关系

自中伊建交以来,两国的经贸往来频繁,目前中国也已成为伊朗在全球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根据中国商务部《2014年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之伊朗》报告,2013年中伊双边贸易额为395.42亿美元,其中,中国从伊朗进口253.94亿美元,向伊朗出口141.48亿美元。而伊朗官方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2011-2012财年,伊朗从中国进口商品占总进口的12%,向中国出口占总出口的16%(见表五、表六)。

表五:伊朗从各国进口占总进口额百分比(2011-2012)

表六:伊朗向各国出口占总出口额百分比(2011-2012)

表五、表六资料来源:伊朗国家统计局

原油是中国从伊朗进口的第一大商品。伊朗已经成为中国第三大原油进口国,占中国原油总进口约10%。除此之外,中国从伊朗进口的其他商品有矿石、初级塑材、农副产品等。中国对伊朗出口的商品主要为机械设备、运输工具、化工、轻纺产品等。在投资方面,2013年中国对伊朗直接投资额达7.45亿美元。主要投资项目为工业和基础设施工程。日益全球化的经济贸易使两国经济互补性日益增强,也为推动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奠定基础。

总体而言,伊朗目前的投资环境并不乐观,但也存在积极因素。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5年营商环境报告》,伊朗在参与评估的189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30位,这与伊朗深陷核危机带来的经济制裁导致经济运行遇到阻力不无关系。然而,报告也显示伊朗的营商环境较上一年已经有所改善,且新一轮的核谈判有望最终达成协议,伊朗或将能逐步摆脱经济制裁,从新步入经济健康发展的新阶段。

五、伊朗投资政治风险分析

尽管伊朗投资环境有望逐步改善,但近几年来伊朗国内局势中的不稳定因素始终未能彻底消除,对伊朗的投资收益与风险并存。主要的投资风险包括:伊朗核问题、伊朗国内的制度体系、能源投资、伊朗国内政局动荡等因素。

伊朗核问题是伊朗投资环境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伊朗核问题由来已久,在短期内无法得到彻底的解决。目前虽然“6+1”核谈判有所进展,但依然没有产生实质性的结果。在此之前,联合国和西方大国会继续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这给中伊经贸往来无形中增加了巨大的阻力。经济制裁使得贸易和投资活动难以成规模的展开。多重制裁也使得伊朗的是商业环境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伊朗国内制度体系严格,这也给投资带来了一定的阻力。伊朗有着严格的雇佣外籍员工的条例,且程序繁杂。此外,伊朗并非成熟经济体,国内绝大部分生活物资、生产资料、消费品等都受到政府价格管制,一旦遭遇市场动荡,企业欲调整物价,须事先获得政府批准。另一方面,受国内外因素影响,伊朗本地融资较难,成本很高。伊朗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也不高,且腐败现象较为严重。

伊朗的能源产业引进外资是通过回购合同(buy-back)的方式进行。虽然多年的实践经验让合同内容逐渐清晰化,但仍然存在许多不确定成分,容易引起投资者与伊朗方的争议。此外,相比其他国家的能源政策,伊朗的政策对外来投资者限制较多,使外来投资很难成规模。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04年中石化与伊朗达成了一项金额高达1000亿美元的合作备忘录——中石化以回购方式参与开发亚达瓦兰油田(Ya-davaran)。2007年,投资金额却陡然缩水至20亿美元,而这一缩水的开发计划也直到2009年才得到伊朗政府批准。近些年由于伊朗经济停滞,因此降低了外来投资的门槛。然而随着伊朗经济的恢复以及自主开发能力的提升,伊朗在重要能源开发上可能会进一步实现自主化,外来投资的潜力也会因此降低。

伊朗国内保守派和改革派矛盾冲突不断。2009年6月保守派领袖艾哈迈德·内贾德在第十届总统大选上成功连任,使两派的斗争达到了伊斯兰革命以来的顶峰,大型示威游行活动以及暴力冲突事件频发。每一次选举过程都会让两派的矛盾日益尖锐。而目前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年事已高,这也进一步加深了未来伊朗政局的不稳定性。

总体上来说,伊朗的投资收益与风险并存。但是相对于中东其他地区而言,伊朗政局相对稳定,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较小。在对外贸易和吸引投资上,伊朗不存在对中资企业政策上的差别性待遇,两国经济互补性很强。因此,在现有的双边贸易下,两国在能源、基础设施、交通通讯、机械制造和农业等方面的合作可以进一步深化。


[责任编辑:gulfinfocz]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