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非洲电力能源白皮书

在这张卫星拍摄的图片里,明亮闪耀的是万家灯火,而隐没在夜色中的那部分,则是因负担不起用电成本,被困在黑暗中的10亿人...

2020年非洲电力能源白皮书

在这张卫星拍摄的图片里,明亮闪耀的是万家灯火,而隐没在夜色中的那部分,则是因负担不起用电成本,被困在黑暗中的10亿人(数据来源:国际能源署IEA,2018)。

这其中的6亿人口,居住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

幸运的是,一场能源革命正在席卷非洲,为人们带去光明。

为穷人投资:当移动支付遇到离网太阳能

在国家电网覆盖不到的农村区域,离网光伏太阳能正在非洲市场飞速增长。这其中,最为突出的,是服务于家庭用电需求的小型家用太阳能系统(solar home system,以下简称“SHS”)。

M-Kopa公司的家用太阳能套装。(图片来源:M-Kopa官网)

通常情况下,一块太阳能电板,一块电池,加上逆变器和变电板,就构成了一套SHS系统。在12V额定电压的直流电下,这套系统可以为收音机、手电筒、LED灯、小型电视、冰箱、手机和其他低功率直流电设备提供电力。

尽管这无法与电网全天24小时的电力供应相比拟,但对于以煤油灯为唯一照明来源,电网覆盖是奢侈品的非洲城郊和农村家庭来说,这已能基本满足一家人日常的用电需求。


(图片来源:The Conversation)

目前,已经有很多分布式电力服务公司(Distributed Energy Service Company,以下简称“DESCO”)瞄准了这一市场,包括M-Kopa、Off-Grid Electric、BBOXX、Mobisol、Azuri、Nova Lumos等。

有文章估计,这些公司目前已获得超过3.6亿美元融资,为东非和西非的70多万用户提供SHS产品和服务。

SHS成功的关键,是其创新的终端支付模式。

得益于移动钱包在非洲的飞速发展,用户可以使用M-Pesa、Airtel Money、Tigo Pesa等移动支付系统,为其家用太阳能设备支付少量预付款,再按月或周支付余款,这一支付模式被称为“现收现付制”(Pay as you Go,也称“即用即付”,以下简称“PAYG”)。

以M-KOPA的5号家用发电套装为例,若单次购买其整套产品,需要23999肯尼亚先令(约合238美元);如果使用现收现付制度,则只需先付2999肯先令定金(约合30美元),再每天支付50肯先令(约合0.5美元)。这样的用电成本,甚至比传统煤油灯还便宜。


通过SHS用上电的卢旺达家庭。(图片来源:The New Times)

事实上,PAYG这一模式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在买房、买车的时候,也常常采用由租赁到产权(lease-to-own)的付款模式,以缓解短期巨额资金的压力。

对于整体收入较低,不固定收入占主要收入来源,又熟悉移动支付的非洲城郊和农村家庭来说,这种灵活的付款模式应用到家用离网电力支付系统中,恰好贴合其需求。

DESCO公司通常提供灵活的付款条件和不同的租赁期限,一方面减少用户的付款压力,另一方面也有助于降低费用偿还风险。


非洲主要能源服务公司的PAYG具体模式。(数据来源:Energypedia)

这些公司不仅向城郊和农村地区的低收入家庭提供产品,也向小型企业经营者提供服务。他们的目标通常不仅仅是提供产品,而是与客户建立长期关系,强化产品的服务性能。

根据世界能源所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2月,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已有超过50万户居民使用PAYG的家用小型太阳能服务,在其他非洲国家,用户群体也在迅猛增长中。

需求驱动机遇:蓬勃发展的非洲新能源市场

在离网太阳能市场发展的最初阶段,其产品的主要定位是,用小型现代供电方案取代煤油或其他传统电力来源,便携性和价格是用户增长的重要因素。但自2014年以来,这一市场也在逐渐向更大规模的产品发展,为用户提供更全面的电力服务。

除了小型家用系统外,离网太阳能提供的电力解决方案还包括不同规模的分布式微电网(distributed mini-grid)。非洲本地厂商的制造能力很有限,因此基本都是从国外进口制成品,在本地集装和分销。

据世界银行统计,近年来超过60%的供应商都来自中国。


离网太阳能产品供应商总部分布情况。(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经济学人的研究显示,非洲国家每年需要600至900亿美元的投资以解决其能源短缺问题,其日益增长的用电需求给全球投资者带来的机会不仅仅止于太阳能。

燃料,特别是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将继续提供大量能源,但可再生能源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除太阳能外,非洲地区丰富的地热能、风能、生物质能等新能源,都将是其宝贵的发电资源,潜力不可忽视。

非洲领先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图例自左向右分别为:小水电、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地热能。(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经济学人的研究报告显示(见上图),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南非、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势头强劲,其余不同国家和地区也各有其优势。

报告预计,从2013年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在非洲地区发电能源中的占比呈增长趋势(见下图),西非将由2013年的2%增长到2030年的15%,中非由3%增长到36%,东非由14%增长到28%,南部非洲由1%增长到23%。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目前,已有超过40个非洲国家制定了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非洲可再生能源倡议(African Renewable Energy Initiative)也制定了到2030年,在非洲大陆上实现300GW装机电力的目标。

实现这一目标,需要至少在目前可再生能源装机电力的基础上翻六倍。这既是挑战,也是绝佳的机遇。

助力非洲:积极的全球资本市场

近年来,看好非洲新能源市场的双边发展融资机构及国际多边发展金融机构,也在持续为可再生能源企业提供融资。

2016 年 6 月,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整合旗下非洲电力(Power Africa)和美国全球发展实验室(U.S. Global Development Lab)两个项目,出资3600万美元,用来资助像Off-GridElectric这样的公司,让撒哈拉以南非洲2000多万户的家庭都用上太阳能。前文所提到的Angaza Design、Azuri也都得到了美国国际开发署的资金支持。


(图片来源:african business magazine)

英国专项支持非洲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平台(Renewable Energy Performance Platform),也得到英国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BEIS)以及国际部的1.48亿英镑资金的支持,为选定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商提供贷款,用于可行性研究,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法律咨询,及对项目开发人员提供指导和支持。此外,这一平台也为各类型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过桥融资、开发贷款、股权投资、流动资金贷款,以及为SHS供应商提供贸易融资等。

2015年启动的欧盟-非洲可再生能源项目(Africa-EU Renewable Energy Cooperation Programme),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与国际金融机构(IFC)联合管理的的点亮非洲(Lighting Africa)项目,都在不同程度上为可再生能源项目在非洲落地提供了技术、商业模式和融资等方面的支持。


(图片来源:Advance Consulting )

此外,中国也启动了与非洲的相关合作计划。2015年12月,在南非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正式公布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其中就包括使用多种融资方式,支持非洲光伏、生物质能等发电项目和输变电、电网项目的建设,助力非洲电力发展。

确保人人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和可持续的现代能源,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随着新的商业模式不断涌现,非洲6亿人口走出能源贫困,或许就在下一个十年。



[责任编辑:Gulfinfoczcyl]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