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银行业“秋去春来”

进入2018年以来,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和沙特、阿联酋率先落实的5%增值税政策带来的担忧情绪在某种程度上被国际油价回升安抚下来...

海湾银行业“秋去春来”

海湾地区的银行业曾经由于石油带动经济发展一度增长迅猛,然而自2014年底油价暴跌,2015年始商业整体下滑,银行业遭遇多事之秋。尽管近期油价和收入逐步回升,但海合会银行仍面临盈利增长的压力,年净收入呈两位数增长的好光景已经一去不复返。

喜忧参半的2018

市场对海合会的银行业部门普遍未来展望稳健,反映了地区金融体系的基础相对稳固,在经济放缓和盈利减弱的大背景下表现出较强的弹性。进入2018年以来,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IFRS9)和沙特、阿联酋率先落实的5%增值税政策带来的担忧情绪在某种程度上被国际油价回升安抚下来。

(图片来源:albayan.ae)

U-Capital分析人士认为,得益于国际油价回升(可能带来存款增加)和利率提高带来的持续利差增长,预计近年海合会银行业部门收入将实现可观增长。当然,各银行是否能从利率升高中得利,主要取决于其资产和负债的平衡。

不过,2018年至2019年,盈利能力仍将继续成为压在银行业心头的大石。日常费用不断增加,而提高贷款和收入的手段却非常有限,各大银行不得不千方百计削减成本。

(图片来源:DIFC)

银行业为未来节省成本未雨绸缪的方式之一便是发展金融科技(Fintech)及其他以服务为基础的技术。另一个节省开支行之有效的方式则是银行间并购(M&A),并购在本土层面能够大幅降低成本,或给予银行扩张的机会。2018年海湾地区银行业的并购谈判频繁,反映出银行业对此的诸多思量。

(图片来源:Startup Scene)

U-Capital分析人士指出,宏观经济趋势、监管政策调整、消费者习惯变化以及不同体量的银行间差别越来越大的背景,对海合会银行业部门在运营和战略层面都有所影响,在这些挑战下,可以预想到很多银行会考虑并购之路。

(图片来源:MEED,*本表未列入卡塔尔的银行

大力促增长

尽管油价和收入正逐步回升,但海合会各银行仍面临盈利的压力,年净收入呈两位数增长的好光景已经一去不复返。

根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数据,2017年海湾地区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长6.7%,这明显高于地缘政治动荡、国际油价暴跌的2016年的3.2%,但仍远低于油价下跌前夕的2014年的14%。

海湾地区银行的多事之秋始于2015年,由于商业整体下滑,海合会银行遭遇贷款需求下滑、贷款拨备损失上升的困境。在增长疲软、流动性紧张的背景下,银行底线压力不断沉重。除此之外,2018年起,沙特和阿联酋开始征收增值税,加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IFRS 9)的引入,无疑给银行业再添压力。

(图片来源:برق الإمارات

IFRS 9的影响

IFRS 9为金融工具的分类和计量、金融资产的损失、对冲会计法等设定了要求。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公司表示,IFRS 9的引入使海湾地区银行整体贷款拨备增长了1.1%,相当于贷款损失准备金前净营业收入的三分之一。标普公司认为,一些银行未来会对IFRS 9对股东权益的影响带来的净收入波动更加警惕。IFRS 9将在更长时间内增加银行的风险防控成本。

不过,随着海湾地区政府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财政政策,可以预见未来海湾地区银行的盈利能力将有所提升。

以阿布扎比酋长国为例,今年6月阿布扎比宣布了136亿迪拉姆(约合37亿美元)的刺激政策。评级公司惠誉(Fitch Ratings)海湾银行分析师指出,阿联酋政府或政府相关实体银行存款形式的流动性有所增长。不过,除流动性外,惠誉公司对海湾地区银行的未来展望仅为“不那么消极(less negative)”,而非“更加积极(more positive)”。惠誉认为,今年银行业情况虽然较之前有所好转,但只是相对的,并不代表回到了2015年之前的增长水平。

(图片来源:Gulf Business

利率上升

银行业信心提升的一个原因在于利率不断提高。海湾各国央行追随美联储脚步,纷纷提高基准利率。6月14日,阿联酋基准利率提升25个基点。

惠誉公司认为,在现在的环境下,银行是很有可能实现增长的。海湾地区银行有能力对其资产进行再定价,贷款中很大部分为浮动利率贷款,而负债中有一大部分为经常帐户和储蓄帐户(CASA)存款,当利率提高时,银行可以及时对资产进行重新定价,而经常帐户和储蓄帐户存款则不能如此及时得以再定价。竞争越激烈的市场,市场上不同银行的受益程度差别就越大。

(图片来源:Emirates 24/7

尽管目前银行业整体发展情况好转,但未来发展趋势仍取决于地区各国政府对于债务发行的举措。按理说,如果国际油价能够维持回升态势,对债务资本市场的扩张需求便相应没有那么强烈了。然而,有些银行家认为,预计未来海湾国家政府可能采取积极主动的经济增长战略,大量基础设施项目将上马,因此可能需要大量债务资本市场发行。不过到目前来看,今年的债务发行量低于去年。预计2018年海合会债务发行总量为800亿美元,低于2017年的900亿美元。

(图片来源:Arabian Business

成本控制

在此基础上,海湾地区银行业还面临着成本的压力。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数据显示,海湾地区银行业的成本收入比在下降,2017年下降了1.2%,主要得益于成本管理的升级。

金融科技(Fintech)是海合会银行业越来越关注的领域,金融科技的发展可以帮助银行业降低行政间接费和零售服务成本。今年2月,沙特货币管理局(SAMA)与区块链公司Ripple签署了协议,Ripple将向沙特银行提供跨境支付交易解决方案。

(图片来源:Bitcoin Chaser

未来展望积极

随着海湾国家私营部门经济逐渐复苏,海湾地区银行应该加大对私营部门的贷款力度。

2018年3月,阿联酋对私营部门贷款增长了4个百分点,而与此同时对政府相关实体贷款收缩了13%。地区最大的银行之一——卡塔尔国民银行,预计2018年私营部门将带动贷款增长50%,高于2017年的22.5%。但这并不意味着对私营部门贷款爆发式增长。惠誉公司预计2018年阿联酋贷款增长不会超过5%,低于2014年水平。

当然,贷款快速增长对于盈利来说可能是好消息,但同时也会掩盖资产质量问题,对于海湾地区银行来说,减值贷款一直是他们面对的难题。

(海合会银行业关键指标

(图片来源:MEED,*本表总计栏计入了卡塔尔的银行

银行业并购何去何从

并购对于海合会银行业来说并不陌生。过去几年中,在海湾地区银行间涌现了一大波并购谈判。然而这些谈判是否能够真正改变海湾地区银行业现状目前尚未可知。展开探索性的谈判容易,但说服股东却很难。

(2013-2017年中东北非地区银行业并购情况,点击可查看大图

近期最有可能实现的是阿曼阿拉伯银行(Oman Arab Bank)与Alizz Islamic Bank银行的并购交易。阿曼阿拉伯银行于5月24日表示已与Alizz Islamic Bank展开了战略合作谈判,可能会进行合并,Alizz也表态积极。如果该合并能够最终实现,合并后的银行资产将为约70亿美元。

(图片来源:Gulf Business

其他有可能实现的并购交易包括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有意向沙特英国银行(Saudi British Bank)出售其在Alawwal银行价值50亿美元的股份,这可能成为沙特近20年来第一桩此类银行并购交易。目前双方已签订初步不具约束性协议,如最终交易敲定,合并后的银行将成为沙特第三大银行,资产达约720亿美元。穆迪投资者服务部高级信贷分析师认为,此笔交易将加强Alawwal银行业务多元化,两家银行有望最终达成一致。分析人士认为这笔交易若能成功,对海湾地区银行业的运营增值和战略发展方面均有益处。

(图片来源:Behance

2017年7月,科威特金融机构Kuwait Finance House)与巴林阿赫利联合银行(Ahli United Bank)曾有意合并,但至今尚未有实质性进展。去年11月,路透社报道沙迦银行(Bank of Sharjah)与投资银行曾探讨合并的可能性,但目前也未有明确动作。

(图片来源:The Rakyat Post

尽管不断有谈判展开,但是最终实现的并购却寥寥可数。Mergermarket数据显示,在海湾地区仅有数量不多的并购交易发生,且数目都不大。自2014年,海湾地区共有三起并购交易,总价值愈10亿美元,其中,阿布扎比国民银行(National Bank of Abu Dhabi)和第一海湾银行(First Gulf Bank)合并成为第一阿布扎比银行(First Abu Dhabi Bank,简称FAB),价值148亿美元,是中东北非地区最大的银行业合并。

(图片来源:Al Bawaba

不仅如此,近期几起可能的并购交易均中途刹车,如此前已展开谈判的Bank Dhofar银行和Bank Sohar银行曾于2013年表示有意合并,但于2016年10月表示由于关于部分关键问题无法达成一致,合并最终未能实现。若该起并购交易能够实现,合并后的银行将成为阿曼最大的银行。

(图片来源:ameinfo.com

并购压力在海湾地区银行业中将长期存在。很多海湾经济学家指出,大多数海湾国家存在银行数量过多的问题:根据各国央行数据,阿联酋有61家银行,巴林有超过100家银行。而且这个地区的大部分银行体量不够大。因此分析人士认为合并对于海湾银行业来说是明智的选择,这将整体提高银行业水平,带来更高的利润,提高整个行业抵御风险的能力。

(图片来源:MEED

除了上文提到的FAB并购案外,近年来海湾地区银行业鲜有大规模的并购。2007年10月,阿联酋国际银行(Emirates Bank International)和迪拜国民银行(National Bank of Dubai)合并为阿联酋迪拜国民银行(Emirates NBD),成为阿联酋第二大银行。1985年,海湾商业银行(Khalij Commercial Bank)、阿联酋商业银行(Emirates Commercial Bank)、联邦商业银行(Federal Commercial Bank)三家合并为阿布扎比商业银行(Abu Dhabi Commercial Bank),成为阿联酋第三大银行。除此之外,海湾地区银行业并无大的波动。

(图片来源:Arabian Business

海湾地区相关政府部门一直致力于推动银行业并购,但屡屡遇阻。阿曼银行业内高层表示,银行并购活动需要基于市场规模和市场上的玩家数量,政府和央行一直在鼓励更多的并购,但实际行动却是由股东和经理人决定的。

(图片来源:Funds Global MENA

并购带来的规模益处远大于银行合并时可能遇到的风险、成本以及新公司管理权分配纷争等问题的弊端。目前海合会银行架构普遍存在问题——大部分银行由私人股东控股,合并使其自己的资产被稀释,对他们来说并无益处。

(图片来源:al-jazirah.com)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海湾地区银行在寻求并购伙伴时会把眼光放到更远的市场上去。比如今年阿联酋迪拜国民银行(Emirates NBD)收购了土耳其Denizbank银行。此外阿联酋迪拜国民银行和科威特Al Ahli Bank银行也打入了埃及市场。

(图片来源:Hürriyet Daily News)

海湾地区银行业的并购潮流也影响了金融业的其他领域,主权财富基金也在向整合方向发展,或者至少有意向此方向发展。在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委员会(Abu Dhabi Investment Council)和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mpany)均并入了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阿曼的两家主权财富基金——State General Reserve Fund和Oman Investment Fund也就合并展开了探讨。

(图片来源:Pensions & Investments)

不仅如此,穆迪认为,海湾地区保险公司的并购活动也将有所增加。

不过,兼并、收购和联盟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Mergers, Acquisitions and Alliances)预计,2018年海合会国家各行业并购活动总金额将为约174亿美元,跌至2004年以来最低。

[责任编辑:Gulfinfoczcyl]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