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纳这个国家除了黄金,这两个行业不比挖金收益差多少!

在非洲加纳安家的华人“精神领袖”苏震宇,这些年来,他一直奔走疾呼,希望广西的多余产能和有实力的种养企业,能够在有关部门的组织下开进贫穷而落后的加纳,实现“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意义。...

在加纳这个国家除了黄金,这两个行业不比挖金收益差多少!

在非洲加纳安家的华人“精神领袖”苏震宇,这些年来,他一直奔走疾呼,希望广西的多余产能和有实力的种养企业,能够在有关部门的组织下开进贫穷而落后的加纳,实现“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意义。

其理由是,加纳的种养业并不发达,无人意识到这里面潜藏着巨大的商机:加纳的气候、温度等条件与广西接近,适合发展广西模式的种养业;重要的是,目前只有一家外国公司在加纳规模化养殖罗非鱼,产量无法满足当地居民的需求.

养罗非鱼的收益并不比挖金差

苏震宇是广西南宁人,早在199564日就来到加纳一家赌场打工,之后在当地创业,至今已有21年。作为海外华人的“精神领袖”、“加纳通”,苏震宇目前已拥有加纳永久性居留权。每次看到外省与加纳各个城市结成姐妹城市,并组织各有关部门及商会社团到加纳考察、投资,他就有些“心浮气躁”,颇为不解:广西为何一直“按兵不动”?

加纳时间66日下午6时(北京时间67日凌晨2时),苏震宇在位于特马市十二区自己租下的别墅的花园,接待来访的加纳-中国福建商会负责人及两位黑人朋友。

已在加纳安家的苏震宇,与《血金》作者说起加纳各方面的情况,他如数家珍:“这个国家不大,是以黄金立国,但除了黄金,加纳还有许多丰富的资源。如何把广西多余的产能运用到这个国家,并产生巨大的经济效果,很值得官方深思。”

在深聊中,苏震宇用IPAD打开谷歌地图(高清版),可见有人在加纳境内的内河湖泊搞网箱养鱼。其中,网箱最集中的是在东部省阿克拉松博地区沃尔特湖,一数有64个网箱。苏震宇说,在该湖搞网箱养殖的是丹麦人;在其它湖泊零星从事网箱养殖的,为数不多,其中有一个是中国同胞经营的。

苏震宇指出,目前在内河湖泊进行网箱养殖的公司或个人,规模并不大,且分布在沃尔特湖他买下的一个岛屿附近。从谷歌地图上可知,网箱总数不超过二三十个。海面养殖水产品的还没有人开发。

对于丹麦人的养殖公司,苏震宇有所了解,并发现该公司网箱养殖出的水产品,并没有投放加纳市场,而是销往其他国家;在内河、内湖的网箱养殖户,所养殖出来的鱼类,仅能供应某个乡镇。

在加纳,当地居民喜欢吃鱼,但他们吃的都是打捞出来后经过冷冻处理的,并不像广西、广东等地那样,人们喜欢吃新鲜、生猛的鱼类,“罗非鱼在本地非常热销,中国同胞从事的也是罗非鱼网箱养殖,他一年养罗非鱼的收益,并不比挖金差。可惜,多数国人特别是广西同胞并没有发现这一商机”。

农业资源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

早在20145月,苏震宇就与《血金》作者畅谈他的农业开发蓝图,当时他认为,开采加纳的地下黄金风险颇高,如果让中国采金者转型从事农业生产、规模化养殖,也未尝不是一条出路。然而,当他接待从国内过来的企业家、商会组织以及各大企业,一到加纳,一发现当地的黄金资源如此丰富,再也提不起农业开发的兴趣。

“开采黄金回报率极高,这是肯定的。”苏震宇说,如果投资几百万元人民币到某一矿脉,且地下的含金量也很高,那么不出一两个月,所有的投资成本全部回收,“这样的回报率,是投资任何行业都不能比的。考察者认为,农业开发周期长,收回成本的时间也不可能那么快,干脆去挖金了”。

苏震宇指出,事实上,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真正了解加纳农业市场的需求,“在加纳,农业投资的回报很高,比如罗非鱼养殖,如果能规模养殖,一年半载后,回报也是很高的”。加纳居民的主食是香蕉和木薯,但这两个本地品种,未经改良,生长周期慢,“尽管当地种植了,但产量不高,市场上也无法供应。加上可可树是当地一支柱产业,规模化种植香蕉和木薯,在当地几乎是没有的”。加纳有大片的农业用地,租金极其便宜,买地的价钱更加便宜,若能进行农业开发,规模种养,谁说行行不出状元?

苏震宇提及,加纳非常欢迎外国人从事农业开发,因为农业开发,据其所知,在该国目前似乎是空白的。前段时间,他在特马市郊外的村落行走时发现,有中国同胞在养鸭、养鸡、养羊、养鹅,所养出来的东西供不应求,“在加纳,饲料很便宜,养殖成本很低”。在其他地方,也有其他同胞在搞绿色食品配送,销路不错。

“加纳目前的发展水平,还处于中国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水平,各个行业都隐藏着无限商机。该国的农业资源,也是一块尚未开垦的处女地,值得有眼光的企业家投资。”苏震宇说。


[责任编辑:gulfinfocz]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